关于探讨中国中国“癌症村”时空分布变迁研究********

专业****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以及期刊发表参考√

探讨中国中国“癌症村”时空分布变迁研究********

论文预读:探讨中国中国“癌症村”时空分布变迁研究********

  摘要:“癌症村”是癌症发病率或死亡率显著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的村落,是癌症高发现象在村级空间尺度上的反映。“癌症村”的出现是人地关系演变的结果,其时空分布及变迁是一个健康地理学问题。本文从健康地理学角度出发,在判定“癌症村”概念和标准的基础上,通过建立“1980-2011中国癌症村数据库”,运用ArcGIS时空分析方法,对我国改革开放以来(1980-2011)“癌症村”的时空分布变迁规律进行分析。研究表明:我国从1954年开始出现“癌症村”,到2011年底,全国累计发现351个“癌症村”;1988年前“癌症村”增长缓慢,1988年之后呈加速增长趋势,2000-2009年10年间我国累计新增“癌症村”186个,占全部“癌症村”的53%,是我国的“癌症村群发年代”;我国“癌症村”为集聚型分布,但区域差异明显,总体上是东部多于中部,中部多于西部;根据“癌症村”密度,全国可分为“癌症村稠密区”、“癌症村较密区”、“癌症村稀疏区”、“癌症村空白区”四个层次;最近30年来,我国“癌症村”重心位置一直在鄂、豫两省交界地区移动,总体上具有自西向东移动的趋势,而每5年间新增“癌症村”的重心也始终在鄂、豫、皖三省交界处移动,总体上存在自东北向西南移动的趋势;我国“癌症村”分布与河流关系十分密切,近60%的“癌症村”分布在距离河流3 km的范围内,81%的“癌症村”分布在距离河流5 km的范围内;我国“癌症村”的产生,95.16%为化学致癌因子所致,1.99%为病毒致癌因子所致,1.14%为物理致癌因子所致;环境污染,尤其是水体污染,是导致“癌症村”的罪魁祸首。

  关键词 癌症村;时空分布变迁;致癌因子

   A 文章编号 1002-2104(2013)09-0156-09

  “癌症村”是癌症高发现象在村级空间尺度上的反映,它是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高发村落的简称。自1960年代以来,“癌症村”已经成为一种全球性现象,美国、德国、以色列、意大利等发达国家和土耳其、越南等发展中国家均有“癌症村”、“癌症集群”的报道[1-8]。在我国,自1970年代以来,“癌症村”也引起了媒体[9-12]、非政府组织[13-15]、环保人士[16]广泛的关注。学术界对“癌症村”的研究,目前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对“癌症村”病因的调查[17-22];二是对“癌症村”时空分布的分析[23-26]。我们认为,“癌症村”的出现是人地关系演变的结果,其时空分布及其变迁是一个健康地理学问题。但是,迄今为止,从地理学角度探讨“癌症村”时空分布的研究还十分薄弱。为此,拟对我国改革开放以来(1980-2011)“癌症村”的时空分布变迁规律做一探讨,希望能对“癌症村”的地理研究和健康地理学的发展有所裨益。

  1 概念、数据与方法

  1.1 “癌症村”的概念判定

  顾名思义,“癌症村”是癌症高发现象在村级空间尺度上的反映,但这只是一种定性的描述,并非医学统计学的定义。不考虑空间尺度,国外的“癌集群”(Cancer Clusters)定义有助于我们对“癌症村”的了解。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癌集群”定义为“一个地

摘自:毕业论文摘要范文http://www.fgdxw.com

理区域在一定时期内,人群中出现比期望数多得多的癌症患者”[27]。参考这个定义,我们将“癌症村”定义为:癌症发病率或死亡率显著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的村落。这里,我们以全国平均水平代替正常期望水平,村落则包括行政村、社区、村级管理区、厂矿等。1973-2009年间中国癌症发病率、死亡率的平均水平见表1,数据缺失的年份以最近邻时期数据代替。

  根据上述定义,同时考虑“癌症村”发病率和死亡率都相对“高”的特性,我们确定以下三条判定“癌症村”的大致标准:①癌症发病率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的村落;②癌症死亡率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的村落;③统计数据不全但癌症发病率、死亡率明显高于正常期望水平的村落。凡满足以上三条标准中的任何一条,即可判定为“癌症村”。

  1.2 “癌症村”的数据来源

  “癌症村”没有官方的、正规的、常态化的统计数据,现在有关“癌症村”的数据主要源于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学术论著,包括公开出版的期刊论著、研究报告以及对外公开的学位论文、调查报告等,此类“癌症村”数据可信度高,但十分零散;二是纸质媒体,包括全国性的和地方性报刊杂志,此类“癌症村”数据较为可信,但十分稀少;三是网络媒体,包括各级各类网站、电视、广播等,此类“癌症村”数据良莠不齐,但十分丰富,需仔细甄别。在网络媒体中,来自个人网站、博客、论坛、微博的“癌症村”数据,一般难以采信。

  关于我国“癌症村”的数量,由于判别标准不一和统计时段不同,学者们的统计数量也各不相同。如卢楚雍统计截止到2004年底为70个[23],孙月飞统计截止到2009年4月为210个[24],汪新平统计截止到2009年底为314个[25],Lee Liu统计截止到2009年底为459个[26]。除学术研究外,媒体记者和网络人士对中国“癌症村”的数量也颇为关注,有的甚至编出了所谓的《中国癌症村名录》[31, 32]。但是,中国究竟有多少个“癌症村”?需要我们做更细致、更全面的搜集、甄别和整理、统计工作。

  我们根据“癌症村”的判定标准,对从网络媒体、纸质媒体、学术论著中收集到的“癌症村”数据进行了认真的甄别和科学的整理,初步建立起了“1980-2011中国癌症村数据库”。数据库包含的主要信息有:癌症村名、所在省份、出现时间、主要病种、病死情况、数据来源、疑似病因、河流水质、经济社会影响、应对措施等。

源于:期刊论文http://www.fgdxw.com

  2.2.3 “癌症村”重心变迁

  我国351个“癌症村”中,有33个(9.4%)是1954-1979年之间出现的,平均每年新增只有1.27个,说明在改革开放以前,我国“癌症村”数量少且增长缓慢,其分布存在随机性,对其分布重心做轨迹分析的意义不大。这里,我们主要分析改革开放后1980年以来的“癌症村”变迁轨迹。使用ArcGIS10平均中心工具,计算1980年、1985年、1990年、1995年、2000年、2005年、2011年累计的“癌症村”的分布重心,得到图3中实线所示的我国最近30多年来的“癌症村”重心变迁轨迹。使用同样的方法,计算每5年新增的“癌症村”的分布重心,得到图3中虚线所示的每5年新增“癌症村”的重心变迁轨迹。年度累计“癌症村”的重心变迁轨迹反映的是“癌症村”的总体分布变化,每5年新增“癌症村”的重心变迁轨迹反映的是“癌症村”的空间增长态势。由图3分析可知,近30多年来中国“癌症村”的重心变迁具有以下特征:①年度累计“癌症村”的重心一直在鄂、豫两省交界地区移动,说明我国“癌症村”主要分布在东部和中部地区。②年度累计“癌症村”的重心总体存在自西向东移动的趋势,重心移动区间为112°21′ E -114°32′ E,31°39′N-32°13′ N,经向往东移动了2°11′,纬向往北移动了34′。说明我国东部地区“癌症村”数量增长较快。③每5年新增“癌症村”的重心始终在鄂、豫、皖三省交界处移动,说明新增的“癌症村”主要分布在我国东部和中部地区。④每5年新增“癌症村”的重心总体上存在自东北向西南移动的趋势,重心移动区间为116°11′E-113°56′ E,31°53′N-33°38′N,经向往西移动了2°15′,纬向往南移动了1°45′。说明在我国中东部地区内部,西南部湖北、湖南、江西等省新增的“癌症村”比重在逐渐加大。

  2.2.4 “癌症村”与河流关系

  总体来讲,我国的“癌症村”主要分布在海河流域、黄河中下游流域、淮河流域、长江中下游流域和珠江三角洲等地区的河流沿岸。在ArcGIS10中,使用缓冲区分析工具,以全国五级以上河流为基础,分别以3 km、5 km为缓冲半径做缓冲区,并用相交工具计算落在不同缓冲区内的“癌症村”数目。结果显示,有205个“

论文随机片段:等,此类“癌症村”数据可信度高,但十分零散;二是纸质媒体,包括全国性的和地方性报刊杂志,此类“癌症村”数据较为可信,但十分稀少;三是网络媒体,包括各级各类网站、电视、广播等,此类“癌症村”数据良莠不齐,但十分丰富,需仔细甄别。在网络媒体中,来自个人网站、博客、论坛、微博的“癌症村”数据,一般难以采信。  关于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