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探索病原学新生儿呼吸机相关性肺炎的病原学和相关因素分析论文格式怎么写

专业****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以及期刊发表参考√

探索病原学新生儿呼吸机相关性肺炎的病原学和相关因素分析论文格式怎么写

论文预读:法  机械通气48 h后,在严格无菌操作下通过气管插管抽吸下呼吸道分泌物行细菌培养及药敏试验。  1.5 观察指标  观察两组在机械通气时间、镇静剂应用时长、再插管次数和住院时间的变化。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统计软件SPSS 16.0对数据进行分析,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两独立样本的计量资料采用探索病原学新生儿呼吸机相关性肺炎的病原学和相关因素分析论文格式怎么写

  [摘要] 目的 分析新生儿呼吸机相关性肺炎(VAP)的病原学特点和相关因素。 方法 回顾分析2011年1月~2011年12月淮安市妇幼保健院93例机械通气治疗的新生儿临床资料。按照是否发生VAP,分为VAP组(n = 37)和非VAP组(n = 56)。比较两组机械通气时间、镇静剂应用时长、再插管情况和住院时间;观察VAP感染菌群情况。 结果 93例机械通气患儿中发生VAP 37例,发生率为39.8%;VAP组在孕龄[(35.6±3.9)周]、出生体重[(2.42±0.66)kg]均低于非VAP组[(37.3±3.0)周、(2.72±0.59)kg],两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VAP组在机械通气时间[(99.48±33.46)h]、镇静剂应用时长[(58.73±22.54)h]、再插管比例[29.7%(11/37)]和住院时间[(21±8)d]均高于非VAP组[(73.62±15.25)h、(41.16±9.13)h、8.9%(5/56)、(16±7)d],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VAP组细菌培养阳性34例,阳性率91.9%,其中G-杆菌15例(44.12%),G+球菌18例(52.94%),真菌1例(2.94%);鲍氏不动杆菌是最常见的革兰阴性菌,缓症链球菌是最常见的革兰阳性菌。 结论 新生儿VAP感染菌群和相关因素较为复杂,了解其相关因素和主要病原体对于新生儿VAP的防治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呼吸机相关性肺炎;新生儿;病原学;相关因素

  [] A [文章编号] 1673-7210(2013)06(a)-0072-04

  目前,机械通气在抢救重危新生儿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机械通气相关的并发症,尤其是呼吸机相关性肺炎(VAP),越来越引起重视。VAP的发生延长了患儿住院时间,增加了患儿病死率和住院费用等。本研究回顾性分析使用呼吸机进行机械通气新生儿的临床资料进行,探讨VAP发生的相关因素及病原学特点,为预防及早期治疗VAP提供参考依据。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1年1月~2011年12月淮安市妇幼保健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收治的进行机械通气治疗的新生儿156例,其中机械通气超过48 h者93例,按照是否发生VAP,分为VAP组(37例)和非VAP组(56例)。其中VAP组男27例,女10例;足月儿21例,早产儿16例;呼吸机使用时间<3 d者7例,3~5 d者20例,>5 d者10例,平均使用时间99.48 h;VAP发病时间﹤4 d者20例(早发型),VAP发病时间≥4 d者17例(晚发型)。机械通气前原发病:重度窒息6例,肺透明膜病17例,颅内出血1例,肺出血3例,胎粪吸入性肺炎3例,肺炎7例,其中并发气胸者6例,左侧气胸2例,右侧气胸3例,双侧气胸1例。两组在性别、分娩方式、原发病和入院pH值等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均P > 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表1 两组一般资料比较(例)

  注:VAP:呼吸机相关性肺炎

  1.2 机械通气方法

  上机标准参照第四版《实用新生儿学》的相关内容,应用德国Stephan或Servoi呼吸机进行机械通气,均采用同步间歇指令通气(SIMV)或高频振动通气(HFOV)或P**模式等。采用肺保护性通气策略,即根据患儿病情选择损伤最小的方法进行通气,通常的做法主要包括尽可能利用患儿的自主呼吸和采用自主或部分辅助通气模式、低容量通气、低压力通气、允许性低氧血症、允许性高碳酸血症和脑保护策略等[2-3],以维持患儿的脉搏氧饱和度(85%~95%)、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25~45 mm Hg)(1 mm Hg=0.133 kPa)和正常的血气值为调节呼吸机参数的基础。机械通气期间每天常规查血气分析及胸片,病情变化或调整参数后1~2 h及时复查血气分析,怀疑气胸等并发症时随时复查胸片。并加强呼吸道管理,如翻身、拍背、吸痰、气道冲洗等。

  1.3 VAP诊断标准[4]

  参照1990年医院获得性支气管-肺感染诊断标准及Medufi提出的VAP诊断标准。如符合下述条件中的第1、2、3条或第1、2、4条,并除外肺水肿、肺出血、肺不张、肺栓塞、非感染性肺间质疾病等即可诊断VAP:①机械通气时间至少48 h;②在机械通气48 h或48 h后X线胸片发现新的肺部炎症病变;③气管内吸引物培养阳性;④培养阴性者需有其他感染证据(4项中至少具备1项):新出现的发热;气管内出现脓性分泌物;有肺实变体征和(或)肺部听诊可闻及湿啰音;白细胞(WBC)计数>12×109/L。接受机械通气48 h后胸部X线摄片出现新的或进行性的浸润性改变发热,外周WBC增多,气管或支气管内出现脓性分泌物。

  1.4

摘自:毕业论文范文格式http://www.fgdxw.com

呼吸道分泌物采集方法

  机械通气48 h后,在严格无菌操作下通过气管插管抽吸下呼吸道分泌物行细菌培养及药敏试验。

  1.5 观察指标

  观察两组在机械通气时间、镇静剂应用时长、再插管次数和住院时间的变化。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统计软件SPSS 16.0对数据进行分析,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两独立样本的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 < 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间观察指标的比较

  93例机械通气治疗的新生儿,其中并发VAP者37例,发病率39.8%。VAP组在孕龄、出生体重均低于非VAP组,两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VAP组在机械通气时间、镇静剂应用时长、再插管比例和住院时间均高于非VAP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见表2。   2.2 细菌培养和药敏试验结果分析

  VAP组细菌培养阳性34例,阳性率91.9%,居前5位的分别是鲍曼不动杆菌(7株)、肺炎克雷伯杆菌亚种(6株)、缓症链球菌(6株)、表皮葡萄球菌(3株)、溶血性葡萄球菌(2株)、浅绿色链球菌(2株)。其中G-杆菌15例(44.12%),G+球菌18例(52.94%),真菌1例(2.94%),并检验出4株ESBIS株,主要为肺炎克雷伯杆菌亚种。对G-杆菌敏感药物前5位依次为亚胺培南、阿米卡星、左氧氟沙星、头孢哌酮+舒巴坦钠、哌拉西林/他唑巴坦;G+球菌均对万古霉素、利奈唑胺敏感,其余大部分抗生素耐药。见表3。2.3 影像学改变

  VAP组中,32例X线胸片出现新的浸润性阴影,其中右肺受累10例,左肺受累4例,双肺同时受累23例,其中有2例合并胸腔积液。

  2.4 疾病转归

  VAP组中,34例治愈,治愈率91.2%,因经济原因放弃3例,无死亡病例。

  3讨论

  VAP是指原无肺部感染的患者,机械通气48 h后发生肺部感染,或原有肺部感染,机械通气治疗48 h以上发生新的肺部感染。它是一种严重影响机械通气成败及预后的并发症。有文献报道,目前新生儿VAP发病率为20.1%~58.1%,病死率为18.1%~33.3%[5]。本研究VAP的发病率为39.8%,与文献报道相似。

  早产、低体重儿机体免疫力低下,容易受到病原微生物的侵袭,导致VAP的发生;此外早产、低体重儿常合并新生儿肺透明膜病及肺部疾病,致肺顺应性降低,增加了应用呼吸机的时长,增高了VAP的发生率。本文研究结果显示,VAP组在胎龄、出生体量低于非VAP组,两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结果提示孕龄越小和出生体量越低,VAP发病率越高,与国内外研究报道的结果一致[6]。

  机械通气时间越长,呼吸机相关性肺损伤的发生率就增高,呼吸道的屏障功能损害就加重。机械通气每增加1 d,发生VAP的危险性增加1%~3%[7]。本文研究显示,VAP组在机械通气时间高于非VAP组,两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结果提示机械通气时间与VAP发生率有关。

  应用镇静剂是VAP的高危因素之一[8]。对躁动患儿使用镇静剂,抑制机体咳嗽反射,导致呼吸道分泌物不能自行排出,同时容易导致胃内容物反流和误吸。本文研究显示,VAP组在镇静剂应用时长高于非VAP组,两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结果提示应用镇静剂可增加VAP发生率。

  有研究显示,VAP感染病菌中以革兰氏阴性菌多见,痰培养排名前5位的分别是肺炎克雷伯杆菌、绿色链球菌、阴沟肠杆菌、鲍氏不动杆菌、血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9]。本组资料显示,VAP感染病菌中G+球菌与G-杆菌感染率基本相当,以鲍曼不动杆菌、肺炎克雷伯杆菌亚种

摘自:学术论文格式http://www.fgdxw.com

、缓症链球菌、表皮葡萄球菌等为主要致病菌,结果提示近年VAP感染菌群有所改变,缓症链球菌感染率较前有明显升高趋势。

  缓症链球菌属于α-溶血性链球菌(亦称甲型溶血性链球菌),是人体口腔、消化道、生殖道等部位的正常菌群之一,为条件致病菌。关于缓症链球菌的病例报道主要集中在其引起的成人菌血症、心内膜炎或前列腺炎等。究其原因,可能主要是因为缓症链球菌是人体多部位的正常菌群,其在呼吸道检出往往视为污染菌,而为人们所忽视。但实际上当个体免疫功能下降时,正常菌群可能是患者感染或病情加重的潜在原因之一[10]。本组资料缓症链球菌有上升趋势考虑与咽部细菌移行,在机体免疫力下降时致病有关。药敏结果提示,缓症链球菌均为耐药菌株,只对万古霉素、利奈唑胺敏感。因此在临床上,临床医生应对该菌感染加强警觉性,提高诊断水平和加强疗效观察,根据药敏试验结果及时调整药物。

  此外药敏结果显示,革兰阴性杆菌对亚胺培南、阿米卡星、左氧氟沙星均敏感。对阿米卡星、左氧氟沙星较为敏感可能与新生儿禁用喹诺酮类药物有关,而对头孢菌素类普遍

论文随机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