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探讨义齿不同清洁模式处理义齿树脂基托后的SEM观察大专毕业论文

专业****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以及期刊发表参考√

探讨义齿不同清洁模式处理义齿树脂基托后的SEM观察大专毕业论文

论文预读:探讨义齿不同清洁模式处理义齿树脂基托后的SEM观察大专毕业论文

  [摘要]目的:采用扫描电子显微镜对不同清洁方式处理后的义齿树脂基托表面进行观察以分析不同清洁方式对义齿树脂基托的影响。方法:制作圆形树脂基托样本(14mm×14mm×3mm)16个,随机分为4组,A组为对照组置于清水中,B、C、D组为实验组,其处理方式及时间分别为:牙刷+清水组/30s、牙刷+牙膏组/30s、义齿清洁片溶液浸泡组/5min,重复该处理过程1080次。结果:结果显示B、C组树脂基托表面呈现条纹状摩擦沟及划痕结构改变,C组变化尤为明显,A组及D组无明显改变。结论:牙刷+牙膏清洁方式对义齿基托表面形态改变较为明显,义齿清洁片溶液浸泡对基托表面影响较小,几乎不会对其表面造成明显裂纹及划痕。

  [关键词]义齿树脂基托;义齿清洁方式;SEM

  []A [文章编号]1008-6455(2013)12-1320-03

  由于龋病、牙周病等因素导致的牙列缺损或牙列缺失是口腔临床修复领域中的常见病。可摘局部义齿及全口义齿是治疗牙列缺损及牙列缺失的主要修复方法。可摘局部义齿及全口义齿的配戴需要日常清洁,以防止其表面残留菌斑及污物。而义齿表面的菌斑及污物极易引起义齿性口炎等口腔疾病的发生,因此义齿的日常清洁护理对维持义齿清洁及口腔卫生及其重要[2-5]。由于活动义齿的使用时间较长,义齿的树脂基托易磨耗,易老化的材料特性,如义齿的日常清洁护理不当,在长时间使用过程中不但会在义齿表面形成菌斑及污物的聚集,还有可能使树脂基托表面产生形态变化进而加剧树脂基托表面的菌斑及污物的残留[6-8]。本文采用目前患者常用的几种清洁方式处理义齿的树脂基托表面,通过扫描电子显微镜(SEM)检测其表面形态变化,以其深入了解不同义齿清洁方式对基托表面形态的影响。

  1 材料和方法

  1.1 主要材料和设备“自然”义齿基托聚合物I型I类(日进齿科材料有限公司),义齿清洁片(保丽净,中美史克制药有限公司),SSX-550扫描电子显微镜(岛津,日本)。

  1.2 实验方法

  1.2.1 样本制备:依照临床活动义齿基托制作方式制备实验样品14mm×14mm×3mm的圆形嵌体蜡蜡型16个,将蜡型组盒,充胶,制成热固化树脂基托。依据临床活动义齿基托打磨抛光程序进行抛光处理,步骤如下:钨钢、金钢砂车针、砂石打磨、橡皮轮处理、布轮+浮石粉打磨抛光、布轮+抛光膏抛光处理,每步处理时间均为15min。获得与临床活动义齿基托一致的热凝树脂基托样本。

  1.2.2 样本处理:将16个热凝树脂基托样本随机分成4组(A、B、C、D),每组4个样品,其具体分组如下:A组(n=4):清水浸泡组;B组(n=4):牙刷+清水组;C组(n=4):牙刷+牙膏组;D组(n=4):义齿清洁片溶液组。A组为对照组,置于清水中;B、C、D组为实验组,C组采用的牙膏为日常清洁护理常用牙膏,B、C组的每次清洁时间分别为30s;D组所用义齿清洁片为市场常见产品,样本浸泡于清洁片溶液中5min,该时间为产品厂家推荐使用最佳时间。处理组样本每次处理后,依次用自来水、蒸馏水冲洗,然后重复该处理过程1080次,以1天清洁义齿2次为例,本研究模拟临床患者清洁义齿540天。

  1.3样品处理后表面SEM观察:将各处理组样本固定于载物台上于真空中喷镀金膜,采用扫描电子显微镜对各组树脂基托样本表面进行观察。

  2 结果

  制备后的样品如

源于:论文范文网http://www.fgdxw.com

图1所示,样品大小均保持一致并放入相应的容器中备用。经不同清洁方式处理后的样本的SEM观察结果如图2所示。由图2a可见,仅浸泡于清水中,未经过任何机械、化学处理的样本,其基托表面光滑、无明显孔隙、裂纹及划痕,无特殊改变,应为临床正常抛光后树脂基托的表面形态。图2b、2c分别显示了B、C组样本处理后的表面形态,电镜下可观察到基托表面摩擦沟呈不均匀分布且形状不规则,表面粗糙不平,划痕明显;且C处理组的划痕较多、较深。D组样本表面形态改变不明显,无明显的裂隙和划痕,如图2d所示。

  3 讨论

  据统计,配戴活动义齿的患者因义齿清洁不当而造成口腔疾病的人数呈上升趋势,因此,保持正确的义齿清洁方式是义齿配戴后重要护理问题之一。国内外诸多学者对活动义齿树脂基托在清洁过程中菌斑清除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相关研究[9-10],但关于不同清洁方式对树脂基托表面形态是否具有影响的报道并不多见。本实验着重从清洁方式对树脂表面形态的变化影响方面进行了实验研究。

  本研究采用4种不同义齿清洁方式,A组为清水浸泡;B、C组为机械清洁,亦为活动义齿患者常使用的义齿清洁方式;D组为化学清洁,是近年来逐渐普及的清洁方式,同时也是国外学者推荐的清洁方式,并重复处理该过程1080次,以模拟临床患者清洁义齿540天[11-14]。采用SEM对样品表面进行观察,以分析不同清洁方式对树脂基托表面的影响。实验结果显示,清水浸泡的A组,样本表面比较光滑,其形态无特殊改变。由于口腔生物环境较为复杂,基托表面会附着一些菌斑和污物,而仅用清水浸泡很难将其去除,不利于口腔卫生的维护,甚至还会引起龋病、龈缘炎、义齿性口炎等口腔疾病,因此不推荐使用清水浸泡来作为义齿日常护理方式[15]。以牙刷及牙膏为主要清洁工具的B组和C组,经SEM观察,可在其基托表面发现明显的摩擦沟及划痕。仅使用牙刷处理的B组表面划痕较A组明显;牙刷+牙膏处理的C组其表面摩擦沟及划痕较多、较深。说明机械刷洗虽然是人们最常用的清洁方式,且清洁后用肉眼观察基托表面虽然较为清洁、光滑,但有研究显示其只能去除部分菌斑及污物,基托表面仍存留有大量污物,与B组及C组观察到的结果一致;并且牙刷的刷毛及牙膏中的研磨剂成分极易对基托表面造成磨损,从而有助于细菌的粘附,加大了义齿清洁的难度,同时也增加了患各种口腔疾病的危险[16]。D组样本较A组相比并无明显差别,其表面裂纹及划痕不明显,说明义齿清洁片溶液浸泡的处理方式不会对义齿基托表面产生影响。   考虑到口腔内的生物环境较为复杂,并且活动义齿的使用时间及清洁次数也要大于实验时间3个月,因此实际生活中各种清洁方式均有可能会加大对树脂基托表面形态的影响。对于长期使用义齿清洁片是否对树脂基托表面形态产生影响仍需进一步实验验证。

  4 结论

  本研究采用4种不同义齿清洁方式对样本进行处理后对其表面进行SEM观察。其结果表明,牙刷+牙膏组对义齿基托的表面形态影响较大,有可能会对基托表面造成摩擦沟、划痕。义齿清洁片溶液浸泡的清洁方式对义齿的基托表面表面影响较小,几乎不会对基托表面造成明显改变。

  [参考文献]

  Nalcac R,Erdemir EO,Baran I.Evaluation of the oral health status of the people aged 65 years and over living in near rural district of Middle Anatolia[J].Turkey Arch Gerontol Geriatr,2007,45:55-64.

  Tawara Y,Honma K,Naito Y.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and Candida albicans on denture surfaces[J].Bull Tokyo Dent Coll,1996,37:119-128.

  [3]Nikawa H,Hamada T,Yamamoto T.Denture plaque-past and recent concerns[J].J Dent,1998,26: 229-304.

  [4]Nakamoto K,Tamamoto M,Hamada T.Evaluation of denture cleansers with and without enzymes against candida albicans

论文随机片段:                                                                                                           考虑到口腔内的生物环境较为复杂,并且活动义齿的使用时间及清洁次数也要大于实验时间3个月,因此实际生活中各种清洁方式均有可能会加大对树脂基托表面形态的影响。对于长期使用义齿清洁片是否对树脂基托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