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于被执行人论我国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完善学士论文

专业****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以及期刊发表参考√

对于被执行人论我国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完善学士论文

论文预读:                                                                                          摘自:本科毕业论文评语http://www.fgdxw.com                              源于:论文例文http://www.fgdxw.com对于被执行人论我国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完善学士论文

  摘要: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有助于解决我国执行难的困局。我国《民事诉讼法》对该制度进行了规定,各地法院也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但对该制度功能认识的不足、立法的欠缺和制度孤立导致该制度的运行效果不佳。重新认识该制度功能的多元化,实现该制度的程序细化和配套化将有助于建立高效运行的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

  关键词:财产申报;功能多元化;程序细化;制度配套化

  “法律的生命在于执行,法律的权威也在于执行”。我国当前的“执行难”问题已严重影响了我国的司法权威和公信力。而“执行难”的主要表现之一就是“被执行人的财产难以查找”。目前,我国被执行人财产的查明途径有三种:申请执行人举证、法院调查及被执行人申报。前两种查明途径都需要支付高昂的成本,同时也形成了申请执行人、法院与被执行人之间的一种猫捉耗子式的对抗局面。可以说,被执行人自己申报是获得被执行财产信息的最便捷、最有效的途径,获得信息是现代民事执行的关键,而高效的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就成为****“执行难”的关键一步。

  一、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理论基础

  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理论基础是被执行人有申报财产的义务。一般的法律主体并无义务申报自身财产状态,其财产状态属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他人非经许可不得干扰。一般主体向特定被执行人法律地位的转变,诱发了权益到义务的质变。这一质变源于执行权的国家性、债权人执行请求权和被执行人法定义务。

  执行权是在债权人的债权经执行根据生效确认后,国家通过运用强制力以实现其权利的一种救济手段。强制执行是法律的产物,是国家法律制度不断演绎发展的结果。在古代,私人纠纷的解决依赖于自身力量或家族、部落,属于私力救济,债权的实现也依赖于私力救济。随着国家的发展,法律制度的完善,国家为私人间的纠纷和债权实现提供公力救济,私力救济逐渐被公力救济所取代。执行权的国家性赋予法院有权要求被执行人配合法院实现国家公权力,当然包括命令被执行人申报自身财产。

  债权人凭有效执行依据有权直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执行申请,由人民法院强制被执行人执行债务。德国联邦宪法法院1982年10月19日的判决中就将债务人的诉讼开示保证义务视为国家强制实现私权的结果。在法治国家排除了私力救济的情况下,债权人对获知债务人财产状况信息的请求权就成为债权人针对国家的执行请求权的组成部分。

  与债权人债权与执行请求权相对的是债务人、被执行人的义务,清偿债务的义务。在被执行人拒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的执行请求权将扩展到有权要求被执行人申报其财产状态,以保障债权人执行请求权的实现。债务人对债权人有清偿债务之义务,对义务的违反债务人应承担法律的不利益,此为天然之法理。债务人欲避免未履行义务的不利益,须证明自身未履行利益的无过错。恶意的不履行债务,势必面临法律的惩罚。唯有证明自身未履行义务是不能而非不愿,方能避免法律的不利益。债务人财产申报即为证明债务人债务之不履行是其无能力不履行而非恶意逃避债务,损害国家公权力。

  二、我国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立法沿革

  在我国,对被执行人自行申报财产义务的规定初见于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之中。该规定第28条第1款规定:被执行人必须如实向人民法院报告其财产状况。在上述规定的指导下,一些人民法院纷纷就强制债务人申报财产作出了探索: 1999年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了《关于执行工作中被执行人财产申报的规定》;同年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推出了《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等等。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2007年10月修改民事诉讼法的时候对被执行人的财产申报义务进行了规范和完善,增加第217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应当报告当前以及收到执行通知之日前一年的财产情况。被执行人拒绝报告或者虚假报告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对被执行人或者其法定****人、有关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拘留。”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三十一条至三十五条对被执行人财产报告制度进行了细化,包括申报财产内容、财产变动申报等程序。2012年8月通过的新《民事诉讼法》第241条则重述了2007年《民事诉讼法》中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条款。

  三、我国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的局限性

  尽管现行立法已经对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进行了细化,但仍存在不足之处,导致该制度并没有发挥出预期的推动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功能。

  1.被执行人财产申报时间不明

  法条中并未规定被执行人何时具有财产申报义务,债务的产生或者不履行并不当然地导致被执行人的财产申报义务。

  2.财产申报期限不合理

  法条规定的财产的申报期限为“当前”和“收到执行通知之日前一年”,存有两处不妥。一为“当前”和“收到执行通知之日”并不一定是同一日,在不是同一日的情况下,这中间的财产变动是否需要申报,理论上自然需要,但法律词义的理解却恰恰相反。二为我国当前逃避司法执行的行为日益恶劣,法院的执行通知,司法判决、甚至涉诉之初,远远早于“收到执行通知之日前一年”,被执行人就极具预见性的开始转移自身的财产。当前法律对被执行人的这一“未雨绸缪”束手无策。

  3.法律责任较轻,很难起到威慑作用

  被执行人拒不报告和虚假报告的,法律责任是罚款或拘留。罚款,本应具有一定的威慑力,但被执行人本就在逃避债务的履行,而法院也还未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此时法院即使对被执行人课以罚款也是威慑力有限。拘留,法律强制性的限制人身自由具有较之罚款更大的威慑力,但由于拘留的最长期限只有15日,相比被执行人因逃避执行可能获得的利益来说,被执行人可能更倾向于拒不申报或虚假申报自身财产。

摘自:本科毕业论文评语http://www.fgdxw.com

源于:论文例文http://www.fgdxw.com

论文随机片段: